梦断碧落,最终是落寞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美文欣赏网

  茫茫红尘中,有种爱,还未开始,便已结束。不是不爱,而是真爱,彼此保留了原有爱的温度,让自己活在永恒的回忆当中。是上天在捉弄还是命中注定,无从知晓。一枕残梦,天涯碎殇,最终留下一个人独自落寞。

  --------前言

  【壹】

  夕阳西下,余辉满天,透着一层忧伤的气息。

  宁静正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她的脸部看起来没有一点精神气。因为她要筹备一个文案,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正常休息了。

  困乏的宁静,一到家便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可是,明明疲惫的身心,思绪却没有停歇,无法安睡。宁静于是起身,洗了一把脸,为自己煮了一碗清汤面。没精打彩的拌动面条,想着自己的心事。男朋友去了国外,她一个人很是清静。没有激情的爱情,不断的猜忌,早已让她无力承受。宁静想,等他这次回来就分了吧,对彼此都好。

  就在这时,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宁静顺手接听。她感觉到了是他,还真从来没这么感应过,她刚想分手的事,还没开口,他倒先开了口。为什么爱与不爱都是他说了算。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在重要了。只是内心犹如刀绞一样,很是痛心,痛心过后是无尽的落寞。

  【贰】

  秋高气爽的早晨,宁静正匆匆的从家中赶去上班,她快迟到了。明知不再相爱,昨夜还是因分手的事整夜未眠。为了加快速度,她在公交站台想搭一辆的士去上班。因为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等公交车了,再说她的身体今天也不能承受那拥挤的车厢,要不然她可能会晕倒的。

  等了很久也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空的的士经过,她很着急。待会上级肯定要批评,因为今天有初上任的领导来视察工作。宁静越想越觉得迟到的后果会很严重。正在她左右张望的时候,有辆车停在她的面前。她想自己的朋友圈也没有开轿车的。也觉得不会有好心人愿意载她这个陌生人去上班,这样的情景也只有泡沫剧里才有的。她往右边移了几步,继续等待着。

  “上车走吧,现在是上班高峰期,不好打的的。”车窗缓缓落下,一个西装革履,打着领带,发型整洁,戴细边框眼镜的男子温和地说。

  “呃…我们有认识过吗?”宁静显得有些惊诧。自己不认识这个人啊。

  “现在不认识,你想迟到就在这里继续等吧。”男子慢慢的说道。

  “我要去凤凰西路凯瑞大厦,您呢?”宁静没上车,继续问。

  “我也到那。”男子开了车门。

  “有这么巧的事吗?”宁静边上车边想着,看他也不像是坏人。

  车子一路飞奔,很快就到了公司楼下。车还没停稳,宁静就下了车,丢下一句话:“谢谢您能载我上班。”宁静小跑上了电梯。男子浅笑的摇了摇头。

  不过万幸的是,只迟到了两分钟。宁静坐下来喝了一杯咖啡,缓了一口气。

  李老大咳嗽几声走了进来,所有同事都把目光投向门口。这下宁静愣住了,老大旁边站着个笑容满面的男人,正是刚才载她上班的那个人。宁静想:这下糗大了,怎么办了。

  男子走上前,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高宇,从总公司来的,在这里我将和你们一起有一段时间的工作。希望合作愉快。

  同事们都鼓掌并齐声说:“欢迎高总。”宁静不好意思地笑了下,也轻轻的拍了下手。

  “你叫宁静对吧,听你们经理说,你的业绩不错,这段时间辛苦了。”高宇真诚的看着宁静。“高总过奖了,这是我分内的事,应该做的。”宁静礼貌的回应并笑着。

  高宇笑着转身离开。

  昨天中午,高宇来到这个新的工作环境,在李经理的陪同下曾经过宁静的工作室。休息时间,他见她还在埋头苦干,李经理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便记住了这个长发飘飘的女子。

  高宇的住处离宁静家不远。今天早上,高宇远远就看见这个长发的美丽女子在站台左顾右盼。无意识的高宇只想载她一程,以免迟到,仅此而已。

  【叁】

  宁静自从分手后,似乎没有太多的痛苦,也许,她没有真正的爱过,分了,散了,可能就不会触及内心的苦楚。她天生丽质,可是自己的爱情之路却普普通通。也许是缘分没来,还没有遇到可以让她值得依赖的人。两次平淡无奇的恋爱,都以未果收场。还没来得及爱,所以宁静再也不会轻易相信被爱了。她想把自己的那份温柔埋在心里,希望能在红尘中有一次最美的邂逅。不管有多久,哪怕是一生一世的等待,也无怨无悔。等到他来点燃内心那份久违的思念。

  宁静照常努力的工作着,默默无闻。

  高宇在进公司的这一个月里,在他的领导下,业绩比上个月同比上涨了8%。大家都拿到了奖金和薪资,非常高兴,提议今晚宴请高总,顺便好好放松一下。高宇听到后说:“怎么能让大家请我呢,要请也是我请大家呀,这个月的业绩是我们大家公同努力得来的。我的上级夸我还得谢谢你们的大力支持啊!”一席话,听着诚恳也舒服。

  餐席期间,有人问起了高宇的个人感情生活,比较感兴趣。高宇有些自嘲地说:“那是曾经的事了,以前有个恋人,现在没有了。”他的眼睛里有些许伤感愁绪外露,宁静隔着他的镜片看到了一点。同时,她的心也微微疼了一下。宁静鼓起勇气突然站起来。

  “来,单身万岁,干杯。”她的目光充满诚意。

  “好,单身万岁,干杯。”他站了起来,端起果汁,对着宁静微微一笑。高宇是不喝酒的,因为自己的肝不胜酒量。

  吃完饭就是K歌,宁静不胜酒力,也不喜欢迪厅的环境,于是,她告诉大家先回家休息。大家都了解她的性格,也就依了她。

  宁静走到外面,看着满天的星光,温柔的月光,轻盈的微风。突然就醉了。高宇也随她出来了,在宁静身后静静的走了一段路程。女人的第六感很灵的,特别是在被别人的目光注视很久后,她们总会感知到。宁静回头一看,他停住了。迎着月光,宁静看着他的那双眼神。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很安稳,对,成熟稳重,这样形容他再好不过了。宁静停住了,高宇走了上来。

  “我想问你啊,为什么天上的星星爱眨眼睛?”宁静淡淡的问,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这样的话。

  “它们可能是在向它们爱的人传达爱意吧,如果相爱,但只能遥遥相望,那是件很痛苦的事。”高宇也看星星,淡淡的答。

  “这不应该是你说话的风格呀。”宁静看着他。

  “你要走回去啊?”高宇岔开话题问道。

  “对,如此月色,值得一走。”

  “嗯,可是你能行吗?”

  “行,我还很清醒,没有醉。”

  之后无言,两人踏着月辉,载着星光,一路同行。到达宁静的住处。

  “谢谢你,我到家了,你是不是还有很远的路?”宁静问。

  “我也马上就到了,谢谢没必要了,要不要请我喝一杯茶?”他问得甚至自己觉得就出乎意料之外。

  “太晚了,好困想休息了,改天吧。”宁静婉言谢绝了。

  “嗯,也是的,不好意思,冒昧了。”高宇尴尬地笑了笑。

  高宇转身又回到了刚两人一起走过的路,回去取车。他看到那个孤单的背影,突然就很想陪她一直走下去,一直走。

  晴朗的夜色,天空中的星星还在眨着眼,也许,它们是在向自己的心上人传达爱意,有时候两两相遥望既是幸福的也是痛苦的。

  【肆】

  第二天去上班,宁静在电梯里就遇见了高宇。宁静对昨晚他们走路的情景,感觉很模糊,不曾记得自己有说过什么。然而,她却深深的记得他说星星的那些话语,深深记得他送她回家之后又返回去的身影,深深的记得当时自己有一丝丝感动。

  “高总早,昨晚可能喝多了,对不起了。”宁静打破了那让人窒息的安静。

  “早,那有对不起这一说法了,我应该谢谢你才对啊,好久没有在月光下散步了。”高宇笑的很纯真。

  宁静再也没说话了,只是笑着。说也奇怪,有些人,就算你再不了解不熟悉,可是通过那举手投足,一笑一语,就有着前世今生似曾相识的感觉。

  中午休息,宁静敲响了高宇的办公室的门。

  “请进。”高宇在里面应着。

  宁静缓缓走进来,看着高宇。

  “高总,我中午请您喝茶吧,昨天欠您的。”宁静笑着,有一对酒窝,也有着难以拒绝的真诚。

  “不用这么客气吧,我昨晚顺便说说的,是我冒昧了,真不好意思。”高宇没想到的是她当真了。

  “没事的,就一杯茶嘛。”

  “那好,你等我一下,我先把这个草案拟好。”

  “嗯,我等您。”宁静坐到旁边的沙发上面。

  “别您了,我好像没有那么的老吧。”高宇头也没抬,调侃地说。

  就因为这句话,引起了宁静的好奇心,她注视着他的侧脸,这个男人真的不老,三十岁左右,正好可以用成熟稳重来形容。高宇咳嗽了几声,仍在全神贯注地写着什么。宁静仍在看着他的侧脸。高宇又咳嗽了几声。她注意到了,便起身,倒了杯白开水,端过去。宁静轻放在他的右手边。他看见了,抬头感激的看着她。

  宁静看到了他桌上的相框,那是他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的合影。应该是他的前妻吧,宁静想。这个女子,目光温和,面容和善,宁静喜欢这样的女子。她曾经想过,能够离开像高宇这样的男人,肯定是那个女人的不是吧。但现在,宁静却没有了先前这样的想法了。

  宁静拿起照片,看了很久,掏出纸巾擦拭上面的灰尘,静静地看着。如此的细致,通常很容易感染一个人,高宇看着她,心里,暖暖的。

  【伍】

  茶室。

  宁静坐在了靠窗户的位置,因为窗外有一棵黄叶树,叶子正在缓缓下落,一片,两片。

  “你经常来这里吗?”高宇问。“对,这里环境不错,茶也好。”宁静看看着那棵树。

  高宇看着她的侧脸,像她在办公室里看他时的一样。

  “有自己忧伤的故事吗?”高宇蓦地就问。

  “你难道不也是吗?”宁静仍然那个姿势。

  “呵呵,也许是吧。”高宇答道。

  “可是,不管自己的故事有多么的悲伤,疼痛,都要好好爱惜自己,好好的活下去。”高宇又说,好像是在提醒她。

  宁静转过脸,看着他,没有言语,静默以对。

  “嗯,那你也是的。”宁静沉浸片刻也说。他们相视而笑,茶端上来了。

  宁静要的碧螺春,一大玻璃杯,水清,茶绿,澄静清明。高宇要的普洱,一大盖碗,汤色浑厚,温润醇滑,韵陈甘厚。

  “你说,这叶子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宁静又看着那正在落叶的树。

  “都不是的。”高宇答道。

  “那是什么?”

  “这是自然的法则,它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也如此,它才可以在下个轮回,吐出更美的新绿。”高宇也看着那些叶子。

  窗外,树的叶子一片,两片的落下。高宇和宁静的目光都同时注视在窗外的落叶上。深思许久,静静地在想些什么。落叶又把这两束目光,相重叠……

  【陆】

  从那以后,高宇和宁静由于各自工作繁忙,再也没有单独相处过,工作中偶尔碰了面,也只是相视一笑。

  从那以后,宁静总是感觉,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的变化,也说不清楚。有时在电梯里遇见,高宇对她微笑,宁静觉得在拥挤的人群中感到有种莫名的心神宁静。

  从那以后,高宇也明显觉得,宁静看他的眼神里多了些许温柔。只是他只能装作不知道,然后一个人静静的想着,她那次为他擦拭照片上的浮尘的恬静模样;想她在那个月夜孤寂而忧伤的背影。

  那是一个加班后的深夜,宁静搭上了高宇的便车。车在灯红酒绿的夜色里穿行,宁静把头靠在车窗边,看路过的风景。微风轻轻的吹,她也微微的沉醉了。高宇把车开的很稳,他眼角的余光撇向她瘦弱的肩头,有一种莫名的情愫涌上心头,微微地疼痛。

  到达宁静家的楼下。

  高宇说:“明天见。”

  “上来吃碗面吧。”宁静邀请。

  “方便吗?”高宇有些惊诧。

  “嗯,没关系。”宁静笑着。

  他们走上电梯,宁静说她只会煮有几葱花的清汤面。高宇说他只喜欢吃清汤面。宁静的小屋,正如她的人,清新,干净,温馨,这是高宇说的,他说的时候,她正在厨房煮面。高宇坐在沙发上,喝着她刚冲的绿茶。宁静穿着米色的衫子,熟练地切着葱花。高宇看着她的侧影,突然觉得好温馨,这就是他喜欢的家庭生活。

  面煮好了,宁静小心翼翼的端上来。清汤面,有细碎的葱花飘在上面,散着温暖的香。

  “你的手艺不错啊,看着都想吃。”高宇由心的夸赞。

  “还好啦,一般般,我也就会这个。”宁静谦虚地笑着,心里却高兴的开了花。

  两人都饿了,不喜欢在就餐时说话,都安静地吃完了。

  吃后,高宇沉醉地说:“好久没吃到这么好的面了,幸福啊。”

  “那有时间就常来吃吧。”宁静起身收拾碗筷。

  “宁静,下个月我就要回公司总部了。”高宇的口吻有些无奈,有些不舍。

  宁静迟迟没有回答上来,她只觉得刚吃下的东西好像要往上爬一样。宁静走到厨房,背对着他,洗着碗筷,泪终于落了下来,滴在手背。

  “怎么这么快呀,以前都没听你提起过。”宁静平缓地问。

  “我也是刚接到上面的通知,还没来的及告诉你们,但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高宇站起来,走到她的背后。轻轻的把手放在她的肩头。宁静的肩在颤抖,如她的心。高宇拥她入怀,轻吻了她的发,平和地说:“宁静,谢谢能遇见你,在我最后的日子。”

  宁静不懂他的意思。只是永远记住了,他怀抱的温度。

  【柒】

  高宇离开的时候,宁静送他到机场。他们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深深的相拥。宁静只是说,一路平安。高宇只是说,谢谢你,宁静,要好好的生活,好好地爱惜自己。就在那一刻,两人的心都是痛的。却,都还在微笑。挥手,高宇转身,再也没有回头。宁静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登机口,她也转身,没再回头。但是眼角含泪,迷糊了彼此的双眼。

  半年之后,宁静很想念高宇,终于拨通子他的号码。然而宁静听到的却不是她日思夜想的声音。宁静不记得那人说了些什么话,说了多少话;不记得自己流了多少泪;也不记得自己怎样放下电话的;她只记得那人说:高宇已在两个月前死于肝癌,死于肝癌……

  她终于明白他会说:星星眨眼可能是在向它们爱的人传达爱意吧,如果相爱,但只能遥遥相望,那是件很痛苦的事。

  她终于明白他会说:飘叶懂得自然的法则,它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也如此,它才可以在下个轮回,吐出更美的新绿。

  她终于明白他会说:宁静,谢谢能遇见你,在我最后的日子。

  她终于明白他会说:谢谢你,宁静,要好好的生活,好好地爱惜自己。

  她终于明白他为么会离开那个和他相依相偎美丽和善的妻子。

  她终于明白他迟迟都不肯说出那个珍藏心底已久的“爱”字。

  她终于明白…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捌】

  海天一线,碧落黄泉。再回首,已是阴阳相隔,天涯永远,生死两茫茫,追忆亦惘然。上天就那么容易的蹉跎了两个人的爱情。这份爱,还没开始,就已结束。却让人刻骨铭心永生不忘。

  宁静会好好的活下去,也会好好的爱惜自己,因为这也是高宇所希望的。只是宁静会带着他们的回忆继续生活下去。时而微笑时而落寞。当然,她会永远记得他拥抱她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