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纯纯恋,临了生生憾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美文欣赏网

  十年,她为他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十年,他跟着她的足迹在城市间流离。而他们就那么纯纯地恋着,谁都不曾后悔过。可是十年之后,本是他们牵手百年幸福地踏上红地毯的时刻,他们却劳燕分飞,天各一边,徒留了纷飞泪雨和无言心酸。

  ——————题记

  那年冰雪十六岁,那年初二的她多才多艺,文思敏捷,美丽如花,洁净如雪,那本该是她幸福如鸟儿的花季。可就在那年,她的妈妈突患胃癌离开了人世。

  妈妈的离世直接导致了她爸爸的精神错乱,整夜整夜在家叫着她姐姐的名字大骂。她当时还有一个上高三的哥哥,她哥哥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为了不影响他哥哥的学习,她决定退学离开这片没了妈妈的伤心地,离开有点变态的爸爸,孤身去别的城市赚钱供哥哥念书。

  她是一个如冰雪一样聪明而高傲的女孩,谁都动摇不了她骨子里的坚持。于是她偷偷跟最要好的女同学借了路费只身一人踏上了去省城的列车,她走的看似很从容很坚决,可是只有她自己深深明了前方的路有多惶惑。

  可她还是没有回头,就那么坚定地咽下了无限苦水永远给家人报以最甜美的笑容。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做出这一举动的刹那,她已经深深地印进了一个比她大一点的男孩的心田。

  那个男孩叫臻语,是她哥哥高中同学中最铁的哥们。臻语本来一直就听冰雪的哥哥经常夸赞自己有一个多么心性高雅,才华横溢的妹妹,心里早就生了些许爱意。这次冰雪居然又决定舍弃自己的前途,自己一个人担负哥哥的前程,不禁更加激起了臻语那份青春萌动期最真切的怜惜。

  于是就在那年寒假期间,趁着冰雪回家过春节的间隙,臻语就去冰雪家住了一段日子。名义上是奔着哥哥去的,实际上不过是为了看哥哥的妹妹。那时冰雪基本还没走出丧母的心痛,再加上初入社会的种种繁杂的心结,身边突然多出来这么一个除了哥哥以外的对自己关爱有加的帅气男孩,本就早熟的冰雪的心花真的刹那间就绽放了。于是,冰雪家村外的小河跟小树林就自然而然地记叙了他们最纯的恋情和最幸福的密语。

  年后他们就一直书信往来,字里行间充满的都是彼此无限的爱意和青春的誓言。他们约定今生一定手相牵,山无棱天地合也要守候彼此心无间。于是臻语开始更加拼命地学习,只为能够大学考到冰雪的身边,实现守护她的诺言。

  不知是不是他们的情感动了上天?臻语真的以最好的成绩考到了省城的名校:他们,终于可以在同一座城市的天空下呼吸了!那感觉,对他们俩而言都是他们携手踏入婚姻殿堂的第一步。他们的梦似乎从那一刻也真真切切地开启了最绚丽的征程------

  为了方便,冰雪在臻语的大学附近找了工作,他们也一起租了房子。臻语大学四年期间拼命读书,总是争取拿最高的奖学金,还不停地做外教,就是为了能够多赚点钱减轻冰雪的负担。冰雪更是没命地工作,还为了不让自己跟臻语之间将来产生距离,总是利用每一点工作之外的时间努力地自学。冰雪终于凭着自己的聪慧跟刻苦感动了公司,公司不但一直在提升她的职务,还免费为她提供了去大学深造的机会。

  那座城市的角角落落几乎都留下了他们坚实的足迹和拼搏的汗滴,花前月下和树影婆娑间也镌刻下了他们甜蜜的相依。为了让冰雪安心读书,臻语大学毕业后放弃了读研,直接找了工作。可是等冰雪深造结束却被外派到了公司在北京的总部工作。其实那时臻语也已经工作两年了,凭着自己扎实的学业功底和绝佳的人际关系的处理,他也很快受到了工作单位的重视。单位也破例审批他可以边读研边工作,工作地点也可以因为他女朋友的关系适当为他调整。

  就这样臻语再一次为了冰雪流离到了一座新的城市,当他们都以一个完全崭新的自己伫立在天安门前的那一刻,他们紧握着彼此的手深情地热泪盈眶了。他们不自觉地一起对着五星红旗宣誓:今生,他们互为彼此的唯一,天涯海角只为守着一个梦——那就是只要有你,就什么都可以!

  四年的时光又那么转瞬即逝了,臻语研究生毕业,冰雪再次回调省城担任高管。这次幸运的是臻语没有费力就顺理成章地跟着冰雪回去了,因为他也刚好被单位调回做项目经理。看来上天对这对甜蜜恋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眷顾啊:这应该就是最好的天意吧?让他们功成名就,回到幸福的起初地,走入婚姻的殿堂。

  他们回去之后凭着这些年两个人的积蓄买了不大不小的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搬进新房的第一个夜晚,冰雪真的有做了新娘的冲动。似乎一切的动荡与流离都在此刻化作了虚无,仿佛世间一切的美好只为这十年辗转于今夜绽放。那一夜真的很甜美,那一夜天地万物的也为那份美妙而屏息,那一夜灵动的星月也带给了他们最幸运的结晶:冰雪怀孕了!

  冰雪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臻语,她只想尽快准备他们的婚礼,然后把这个好消息当做最好的结婚礼物送给她爱到骨髓里的臻语。

  可是没想到事情却不似他们预期的美好:因为臻语是独生子,当他告诉父母他要在省城跟冰雪结婚并常住时,他父母表示出了强烈的反对。他父母说的很明白:要么带着冰雪回家结婚,并回县城工作;要么就不要结婚,臻语一个人回家找个县城的媳妇。

  冰雪当时很不明白:她明明也是从老家那块出来的,而且好不容易在省城出人头地并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干嘛要再回老家那块伤心地呢?何况她爸爸已经再娶,爸爸再婚的对象也有三个孩子,跟他们兄妹三一般大,她真的是对她爸爸再婚的一家人没有丝毫的好感。所以她从本心里是真的是不愿意回到老家去的,真的很不愿意。

  臻语看着为了这事整天闷闷不乐的冰雪,从内心深处感到无比地心疼。于是他决定背弃父母的意愿坚决跟冰雪在一起,并且他们约定简单举行婚礼,先斩后奏,然后经常会去探望父母就好了。

  但是无论如何婚纱照是要拍的吧?那天他们真的就如童话中的王子跟公主一样,不知道引来了多少艳羡的目光。可是就在外景拍到最尽兴的片刻,臻语的电话突然响了。就是这个电话,居然让臻语一去没回:臻语的爸爸因为臻语不肯回县城整天郁郁寡欢,天天一醉解千愁,结果突发脑溢血直接身亡了!

  臻语的妈妈把这一切都归罪到了冰雪的身上,不让冰雪踏进他们家门半步,更不允许自己的儿子离开自己半步。她甚至以死相威胁:说臻语要是再敢回省城,那么他就不但没了爸爸,也只剩下等着给妈妈收尸的份了。

  臻语从小就是孝顺懂事的孩子,家里突然有了这么大的变动,他的心也真的碎了,真的乱了。他整天看着泪流满面的妈妈,真的是心如刀绞。更要命的是臻语的妈妈为了留住儿子,早就在县城为他找好了结婚的对象。就这样在妈妈的以死相逼之下,就这样为了让爸爸的灵魂可以尽快安息的前提之下,臻语在最快的时间内跟这个没有任何情感可言的未曾谋过面的女孩结婚了。

  这个消息臻语没有勇气告诉冰雪,只是电话通知冰雪的哥哥说自己好无奈。冰雪的哥哥是亲自去到冰雪的身边告知这件事并试图安慰自己的妹妹的。可是对于冰雪而言,这已经是世界末日了不是吗?她没有任何思考就昏了过去,在医院醒过来时医生嘱咐她要稳定情绪,因为胎儿已经四个半月了,真的是需要妈妈平心静气呵护的时候。

  听到医生的话冰雪的泪一下子像泄了洪的闸,一发不可收。医生看到她的样子都吓了一大跳:这哪里是要做妈妈的人呢?简直就是要把孩子吃掉的妈妈吗?

  没想到还真让医生看准了:冰雪回家后处理了她跟臻语十年来的所有印记,一个火盆,一张张照片,一封封书信,一片片心语顿时都在那里化为了灰烬。而后就是肚子里那个无辜的生命,他(她)一定很好看吧?冰雪如此想着,却还是毅然决然地走进了手术室------

  老家是块伤心地,省城现在也成了更大的伤心地:冰雪卖掉了那里的房子,背起了十年前离开家的那副行囊,重新踏上了一个人惶惑前程的征途。

  十年,在我们的生命中或许很短,可是对于纯纯的恋情却应该真的算是很长很长。冰雪丢掉了十年的万千回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虽然她抛开了形式上的种种,是否能完全抛开内心的疤痕?也许她跟我们一样不知道她的下一个明天会在哪里?但我真的希望她依然可以相信爱情,并找到真正属于她的迟来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