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多勇敢,才敢念念不忘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美文欣赏网

  昨夜春雨潺潺,一夜无眠,呆坐在办公室的我,忽而想起天堂的你,此刻是什么心情,是否仍然低吟浅唱?

  很想你告诉我,那边天色好吗?

  彼岸天堂,我却无法泅渡。

  一些心事,一些自我,一些理想,一些挣扎……轻轻地呢喃,如同呓语。纠结成零碎的文字,像四处散落的野花,悄然开放。

  再也寻不回往昔那纯粹的落寞或是轻愁,那内心深处轻轻的和鸣已是一种遥远而缥缈的回忆。我已沦落尘嚣,在无聊的生活里浪费着时间。我并不快乐,在人群的喧嚣中我自卑无聊而又无法躲开。

  臣服于生活,臣服于尘世。渺小而卑微,如尘。如尘?那么我的明天,是飞扬还是溃散?

  这难道就是真实而残酷的现实生活?我虔诚守望的幸福终究只是一场虚幻的臆想?我满心失落,满眼荒凉。

  梦,在开始的地方就已经结束,我不愿相信这就是事实。

  以前,我曾这样问自己:永远倒底有多远?而今天,我不敢想象明天的风景。

  不想再叹息,那一声叹息的气流太弱,吹不走满腔郁郁的失落。

  不想再落泪,那一滴眼泪的力量太小,冲不尽心上厚厚的蒙尘。

  许多事,不过是烟花一场,初见端倪,绽放,零落。无论曾是怎样的绚烂缤纷,终不过是一瞬间的美丽,一堆灰的春梦。可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地坐在别人的灰堆中,等待属于自己的烟花绽放。

  我想我是太过于平静了。

  我象是在等待着一场救赎,一场区别于文字的救赎,与自我无关。

  可是如果一场等待的时间太久,我是不是会失去最初的信念,最初的耐心?如果等待的时光总是漫漫无涯,我也许会在等待的尽头忘了我在等什么。也许遗忘是一剂真正的万能药,遗忘生死,遗忘爱恨,遗忘得失。

  隔山隔海,是心。

  这一切,是因为缺少沟通而无法理解,还是因为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本就注定无法理解?

  张爱玲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懂得?原来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如果无法懂得,注定孤单行走,行走得凄清、落寞。

  把世事付之于文字,于我,只是一种记录,印下一些行走的足迹,彼时花开,彼时花谢,如此而已。

  把心情付之于文字,于我,是一种寄托,一种精神的寄托。这也许是一场救赎,我不在意救赎的结果是溶于现实还是人群外孤单行走,在意的只是这救赎的过程,文字的本身。

  把心事付之于文字,于我,是一种挣扎,一种宣泄。闭上眼,任一重重挣扎在内心中冲撞,心事游离,终于跌落成一串零乱的文字,心里,些许释然。

  彼岸天堂,试图泅过。

  彼岸天堂,无法泅过。

  彼岸花开,开彼岸。

  彼岸花开,为君开。

  要有多勇敢,才敢念念不忘。

  不是不死心,是死不了心。

  作者:君卿